连年亏损业务萎靡 蘑菇街还有退路吗?

云天 5 0

连年亏损业务萎靡 蘑菇街还有退路吗?

连年亏损业务萎靡 蘑菇街还有退路吗?

本报记者 李豪悦

6月8日,蘑菇街公布了2022财年下半年及全年财务业绩。

财报显示,蘑菇街2022财年下半年总营收为1.68亿元,与2021财年同期的2.374亿元相比下滑29.2%。归属于蘑菇街的净亏损为2.279亿元,而2021财年同期归属于蘑菇街的净亏损为1.453亿元。不按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调整后的净亏损为1270万元,而上年同期调整后的净亏损为2530万元。

亏损多年

主营业务下滑明显

2022财年全年,蘑菇街总营收为3.375亿元,与2021财年的4.824亿元相比下滑30.0%。归属于蘑菇街的净亏损为6.398亿元,而2021财年净亏损3.280亿元。不按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归属于蘑菇街的净亏损为8260万元,而2021财年净亏损5100万元。

这种亏损状态,已经持续多年。2018财年到2021财年,蘑菇街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9.73亿元、10.74亿元、8.35亿元、4.82亿元,净亏损分别为5.58亿元、4.86亿元、22.24亿元、3.28亿元。

对于蘑菇街业绩连续下滑和亏损的问题,有业内人士对其业绩已不抱希望。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网络零售部主任、高级分析师莫岱青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从2020财年开始,蘑菇街营收就一直处于下滑态势。“2020财年同比下降22.24%,2021财年同比下降42.25%,至今未见增长态势。疫情对时尚消费有影响,加上频繁转换赛道,蘑菇街的核心业务起色不大,营收的连年下滑似乎已经注定。”

从蘑菇街披露的2022财年业务情况来看,佣金收入为2.27亿元,同比下降28.8%。记者了解到,直播电商的佣金收入,一般指的是主播的带货佣金。品牌方和主播合作之前会商谈好一个佣金比例,不同行业的佣金比例不同,正常的佣金比例在10%—30%,但头部大主播的知名度和品牌所处行业,有时候会导致佣金比例高达70%—80%。

不过,财报中介绍,蘑菇街的佣金收入下降,主要是由于竞争环境加剧导致GMV下降。公司披露的2022财年下半年数据显示,GMV为52.25亿元,同比下降31.4%。而佣金收入是蘑菇街最大的收入来源。

除此之外,蘑菇街第二大收入来源,营销服务收入也在下降。全年收入为1790万元,同比下降74.9%;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公司业务向以直播为主的模式重组,涉及更多业务合作伙伴,包括直播主播及其代理,承担蘑菇街的部分营销和推广职能。

对手众多

监管收严

机会在B端?

谈及2022财年“糟糕”的业绩,蘑菇街创始人兼CEO陈琪表示,2022财年直播电商行业发生了诸多变化,头部直播平台之间竞争日益激烈,市场监管政策收紧,对KOL的约束愈发强有力。与此同时,疫情的限制也影响了全国订单的履行,导致销售额和收入低于预期。

展开全文

莫岱青认为,蘑菇街的直播业务增长存在天花板,当下也存在诸多未知。一方面,个别头部主播相继因逃税被罚、被封,监管进一步收紧,为行业带来更多不确定性;另一方面,要面对淘宝、京东、快手、抖音等强敌竞争,蘑菇街突围难度很大。淘宝、京东的GMV都在万亿级别,快手2021年披露的GMV数据是6800亿元。蘑菇街半年才52.25亿元的成绩,被这些企业包围,几乎是夹缝中生长。

那么,连年亏损,业务萎靡不振,蘑菇街还有其他退路吗?

“蘑菇街并非没有退路。”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蘑菇街平台的主播仍然是全网粉丝转化率最高的一批主播。“在这么小的流量盘子里,还能做出单场上亿的销售额说明蘑菇街在toB运营的方面是很强的。”

也许,蘑菇街也注意到了这点。

2022财年,蘑菇街技术服务收入从2021财年的2850万元增长61.6%至4610万元。财报介绍,该项服务增长主要是由于蘑菇街在2021年收购了杭州锐鲨科技有限公司。据了解,锐鲨科技主要为品牌提供一站式、个性化全域运营的定制服务,包括各类代运营服务、数据平台等软件服务以及流量投放等增值服务。

陈琦在财报中介绍,尽管面临多重挑战,蘑菇街仍积极探索新机遇。收购杭州锐鲨科技有限公司使我们能够扩展和进一步利用我们多年来建立的蘑菇街商户服务能力。通过杭州锐鲨科技有限公司,我们能够接触到更多品牌,从而丰富我们的平台,为我们的用户提供更时尚、更优质的产品。

(编辑 李波 白宝玉)